北京市北京汇聚万车综合店【在线咨询】

农业之友

2018-11-07

  电信专家康钊认为,中国电信利润下滑原因并非由中国电信本身造成,主要是受国家相关政策调整影响,一是提速降费使中国电信损失不小,2016年10月开始实行的流量下月不清零直接减少了中国电信的利润。二是铁塔公司成立后,中国电信的铁塔建设、租赁费用也有一定增加。  中国联通同样面临提速降费、铁塔建设和租赁费用增加等问题。

“如果不是党和政府帮助,我的女儿很可能不在了。”阿依加玛丽说着,眼圈又红了。阿依加玛丽告诉记者,几个月后,孩子的状况越来越好,有一天她抱着孩子去见那位帮助过她的副县长,想再次表示感谢,没想到他已经调走了。感恩的心随着针线跳动看着两个孩子病情基本稳定,阿依加玛丽想做点什么,她不想让自己的家庭日后一直是党和政府的负担。

这几日看到俏江南的新闻很痛心,但退出了管理,也无可奈何。当年我母亲在公司应该还算稳健。

就在登陆新三板不到一年之后,南京证券董事会通过《关于启动A股IPO申报相关工作的议案》。直至2017年3月17日,南京证券的上市申请获受理。同日,南京证券在证监会网站上披露了招股说明书。  不过,与其他拟上市券商一样,南京证券也受到2016年业绩大幅下滑的困扰。

专家建议,对这种因一己私利罔顾生态环境的洋垃圾进口,有关部门应联合执法,防患于未然。  据透露,在本案中,江西某地的冶炼工厂,由于长期堆放,矿渣中的有毒金属元素已经进入土壤,如果流入江河将导致二次污染;二次冶炼过程中,也会释放大量有害重金属,污染空气、土壤、河流,造成二次工业污染,对人体危害较大;另外二次冶炼后产生的炉灰等副产品,也含有大量有害重金属,流向水泥等建筑材料加工领域,成为危害人体健康的长期辐射源,危害长远且巨大。  前几天,当我跟朋友们说,要去参加一个国际学术会议的时候,他们第一时间的反应大都是,什么,你这个时候还要去韩国?但至于为什么不能去,似乎大家都很清楚,也许只是一种感觉吧。  接到邀请函距离会议时间已经很近了,还在犹豫办理签证的问题,主办方传给我一个信息说,韩国大使馆已经可以开放个人办理,为了避免麻烦,可以办一个旅游签证。

  尊敬的彭斯副总统先生:  说来惭愧,写信真不是我的长项。

  但您有关中国的演讲发表后,很多朋友在后台留言,询问:老牛可曾为此写了一点什么没有?  我说:没有。

  他们就正告我:老牛还是写一点罢,虽然彭斯先生肯定也不会看你的文章。 他正常学者的理性文章,应该是都不看的,不然,他也不会说那些有关中国的外行话来。

  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。

离您的演讲已近一个星期,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,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。

  那我就代表自己写吧,不代表任何其他人。

  (一)  怎么说您净说外行话呢?  用一位朋友的话说:听了特朗普在联大的演讲,全世界都笑了;听了彭斯您关于中国的演讲,中国人都笑了。

  因为您的有些说法,太魔幻了一点。   就举几个小例子吧。   没记错的话,您在演讲中,说了这么几句话:  哦,是美国重建了中国!  您的意思,应该也是很明确的:没有你们美国,就不会有我们中国的今天;因此,中国必须感恩戴德,必须听从美国的号令。

  哎呀呀,彭斯先生,话可不能这么说。   第一,这种话背后,我总感觉到,是一种傲慢,是一种施舍的心态,是中国人听了,都会很不舒服。

  第二,中国能有今天,最主要的,肯定是我们中国人的勤奋和打拼。 在这个世界,有几个比中国人更勤劳的民族吗?  三分天注定,七分靠打拼。

天上不会掉馅饼,怎么可能是美国重建了中国呢?  政治家吹吹牛是常事,但吹到中国头上,这个牛皮就吹得真有点大了。   记得2009年,也就是国际金融危机期间,《时代》周刊评选年度风云人物,伯南克排第一,第二就是中国工人。   为什么中国工人这么靠前呢?  《时代》周刊当时这样写的:世界经济正风雨飘摇,中国仍旧保持了经济快速增长,帮助世界走向了经济复苏,最应该感谢的,就是中国千千万万勤劳坚韧的普通工人。

  当时我还在华盛顿工作,记得不少美国官员的口头禅,就是中美“风雨同舟”。 没有中国人的贡献,就可以说,没有美国经济的今天。

  但如果中国人也吹牛,是中国帮助重建了美国,美国你必须感恩戴德。

彭斯先生,您能接受吗?  (二)  吹牛,还是小事;但另外一件事,就是逻辑错误,让人看笑话了。   在这次演讲中,您还这样说:  反正,在您看来,中国军费多就是坏事,所以,您还举了一个最新的例子:  于是您发誓:  下面还有掌声。

  看上去好像真是中国在欺负美国,而且,美国快被欺负得不要不要的了。

所以,您发誓,我们不会被吓倒,我们不会退缩。

  且不说欺负,一般都是到人家家门口,哪有中国在家门口欺负美国的;更有意思的,是您接下里的演讲,一得意就露了馅,您这样说:  一方面,您指责中国军费太高,高到是亚洲其他国家军费的总和;另一方面,您又吹嘘美国军费达到了史上最高,还在不断部署新式武器。

  但别忘了,美国的军费比其他所有大国的总和还要多,中国充其量最多也就只有美国的三分之一。

  彭斯先生,您的逻辑呢?  您看看,您是否真说漏嘴了。   (三)  很多朋友很好奇,问我:彭斯为什么要发表这个演讲?  按他们的理解,副总统没啥实权,您也不主管中美关系,特朗普应该也不放心让您插手中美谈判。

  但您说得比谁都狠,甚至说得比特朗普还要特朗普。   事出反常,必有妖孽。

  具体原因,我也不知道,但从事隐隐觉得,这件事很不简单。   不少朋友说,他们想起了《纽约时报》上的那封匿名信。

  在那封名为“我是特朗普政府内部抵抗势力的一份子”的信中,这位匿名美国高级官员,痛骂特朗普没有底线,到处乱搞,他说他们忍辱负重地潜伏在白宫,就是要暗中抵抗特朗普。   这封信一出来,美国社会都炸了锅,据说特朗普“火山爆发”,取消了很多会议,发誓一定要追查出内鬼。   你们美国高官,从国务卿到财长,从防长到顾问,挨个表了态:不是我干的。   那这个内鬼,究竟是谁呢?  有个程序员说,他将这封信与每个内阁成员的文风,进行了仔细对比,最后发现,关联系数最高的一个人,居然是……  按照他的说法,这个人,居然就是副总统彭斯您!  因为在这封匿名信中,出现了“北极星”(lodestar)这个不常用的英文单词。

所有高级官员中,只有副总统您,曾多次用过这个词。   当然,我知道,您最后也辟谣了,以您办公室的名义,发了一个声明:  一句话:不是我们干的,我们要干,就肯定干得更专业。   您又吹嘘一下,您的逻辑挺高的。 唉,又说这个逻辑……  就不知道,特朗普总统信不信了。

  但我看到,有美国媒体报道,您辟谣后不久,在一次公开活动拍合影时,特朗普居然“忘了”在身边给您留地方,弄成了总统和大家合影,您一个人尴尬地站在前面……  于是,有朋友分析,为了撇清关系,为了显示您和总统同一立场,甚至为了显得您比总统更激进,索性,您豁出去了,对中国各种抹黑,将中国当成了您宣誓效忠的投名状。   反正这也都是特朗普想的,那我就帮他开骂吧。

  彭斯先生,您葫芦里卖的是不是这个药啊? 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您一方面在心里痛骂特朗普总统是白痴,另一方面又公开痛骂中国向特朗普表忠心,演技真不是一般的高啊。   但如果真是这样,不作兴的。

  最后,我还是改鲁迅先生的这几句话,作为结尾吧:  彭斯先生,您说是不是呢?  此致  敬礼!阅读剩余全文()。